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干瞪眼连对-外滩画报

“不可能!情情”朝雾本能否认,“他不可能是陆景睿。”

朝雾抬眸与陆景睿对视,遇疫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朝氏企业不需要你帮我夺,我要亲自把它夺回来!”那是她父亲打下的江山,情情理应由她来守护。

当“爱情”遇上“疫情”

之前她信错了良人,遇疫害朝氏企业日渐衰败。如今幸得上天垂怜,情情又重新赋予了她一次生命,她一定要从霍司辰手里夺回朝氏企业,然后重振朝氏企业,才不辜负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作者有话要说:遇疫推荐一下朋友正在连载的文,已更新5万字,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去看看。《唐先生,情情我错了》by颜一弋为了拿下一部生物研究题材的电影,遇疫女明星骆蒙来到实验室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实习,然后遇到了唐煜生博士。

这男人温文尔雅,情情霁月风光,清冷矜贵。在娱乐圈所向披靡的骆蒙,遇疫本以为实习也能顺风顺水。林清妤很尴尬,情情脸也更红了。

林东海厚着脸皮说道:遇疫“宁医生,你看,清妤都跟你道歉了,你就赏个脸怎么样?”宁涛说道:情情“你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林小姐又没有做错什么,她为什么要道歉?”“那……我给你道歉了,遇疫这样总行了吧?”说出这句话,林东海的感觉比亏了一千万还难受,也不甘愿。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情情“我想,情情你跟我道歉是因为你需要江先生手里的那块地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更没必要跟我道歉了,我手里又没有你需要的地,而且我也不需要这样的道歉。你们聊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林东海有那么一刹那想要抓住宁涛的手,可看到满面怒容的江一龙,他的手怎么也抬不起来。林清妤的感受也复杂得很,她没想到她亲自出面道歉,宁涛却还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要知道,还从来没有男人能拒绝她的邀请!

当“爱情”遇上“疫情”

却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拄着拐杖的青年出现在了客厅的门口,“谁……在吵什么?”“哎呀,清华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屋躺着。”房美玲跟着就向那青年走去。站在客厅门口的青年就是林清华,林清妤的哥哥。宁涛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林清华的脸庞清秀,与林东海的长相很相像颇有点儒雅的气质,只是他的身子瘦得不成样子,一米七几的身高看上去还不到一百斤,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只要风大一点都能将他吹到空中似的。还有他的脸,他的脸色白里透着青,一看就不正常。林清华的脸让宁涛想起了他在苏雅床下找到的那团青色的“黏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也就在这种感觉之下,他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模式。转眼间,在他的眼里所有的人的身上都冒着五颜六色的气,这个环境里的所有的气味也都涌进了他的鼻孔,人体的,各种物质的,数以千计,无一遗漏。这一望一闻,林清华的身上没有一处是正常的。在场的人身上所散发的气是五颜六色的气,他的身体散发出来的却是一团青蒙蒙的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沼泽里的瘴气一样。他的气味也不正常,人体应该有的气味非常微弱,一种类似泥沼的气味却非常浓烈。宁涛的心里顿时起了疑心,“他的气场和气味都如此诡异,我竟然看不到他有什么器官生病了,也闻不到他的身体有什么部位病变的气味,如果他不是生病了,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有,他身上的气味与我从苏雅床下找到的那团奇怪的黏土的气味基本一致,苏雅的失踪会不会与他有关系?”

林清华的视线也落在宁涛的身上,“那人是谁啊?”“一个江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房美玲跟着又改了口,“是清妤的朋友,说是来给你看病的。”

当“爱情”遇上“疫情”

“他……会看病呀……起雾了……”林清华的声音含混不清,有气无力。房美玲跟着又说道:“清妤,你快请宁医生进屋啊,你哥吹不得风,快请宁医生进屋说话。”

林清妤又硬着头皮来到了宁涛的面前,“宁医生,我……”她心中好像有很多话,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一次宁涛并没有拒绝,没等林清妤把话说完他就说道:“好吧,病人为重,我们进屋再谈吧。”宁涛的态度突然转变,江一龙有些糊涂了,“宁……”宁涛打断了他的话,“有什么话进屋再谈吧。”“嗯,是是是。”江一龙的反应倒也快,他虽然不明白宁涛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态度,可对于他来说宁涛的话就等于是皇帝的圣旨,那是半点都不敢违背的。

宁涛向林清华走去,面色平静,没人知道他愿意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林清华。林东海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与江一龙并肩行走,趁机说道:“江总,我都说了这是一场误会,对了,那块地……”

江一龙看着宁涛的背影,那眼神就像是狂热的宗教信徒的敬神的眼神,“宁爷点头什么都好说,宁爷要是不高兴,你给十倍的价钱我都不卖你。”林东海郁闷地道:“十倍都不卖我?江总,林某冒昧问一句,这个宁医生究竟是什么人啊?”

“什么宁医生?”江一龙双手抱拳举了一下,一脸的敬意,“那是宁爷!”然后他瞪着林海东,“我都叫宁爷,你叫宁医生,你是不是觉得你比我高一等?”客厅是同一个客厅,人还是同样的人,可态度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宁医生,你请坐,我去给你泡杯茶,你喜欢喝红茶还是绿茶?”房美玲的脸上满是笑容,要多亲切有多亲切。宁涛淡淡地道:“我口不渴,茶就免了吧。”林东海跟着说道:“现在还喝什么茶啊?我准备了一瓶好酒,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宁涛说道:“酒也免了吧,我从不喝酒。”

林清妤灵机一动,“那个,宁医生,不如你给我哥哥看看吧。”宁涛点了一下头,“行,江先生你就和林先生聊聊吧。”

“是是是,我聊。”江一龙满嘴答应。林清妤搀扶着林清华往客厅尽头的过道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哥,我们去你的房间吧,宁医生医术精湛,我请他来给你看看病。”

林清华自言自语地道:“朕没病,去牵马来,朕要上阵杀敌……”走在林家兄妹俩后面的宁涛心中一动,“这个林清华用皇帝的口吻说话,难道是疯了?我用望术和闻术虽然能看到他的先天气场,也能嗅到他身体上的所有的气味,可我居然找不到他的病灶,这不不正常啊……”

成为天外诊所的主人之后,宁涛还是第一次遇到棘手的病人。林清华将林清华扶进了一个房间之中,然后又将林清华扶到了床上躺着。整个过程林清华都在以皇帝的口吻胡言乱语,爱妃、天下、逆贼什么的,情绪的波动也很大,一下子霸气凛然,转眼却又痛苦欲绝。宁涛观察着他,可什么收获都没有。林清妤的情绪很低落,“宁医生,你都看见了,我哥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担心他,请你给他看看吧,只要你能治好他,你要多少钱都行。”

宁涛看了一眼阳台,然后向阳台走去,“请借一步说话。”林清妤跟着宁涛来到了阳台上,“宁医生,你想说什么?”

宁涛说道:“我想了解一下你哥的情况,这关系着我能否为你哥看病治病,所以请你务必告诉我所有的情况,不要有什么隐瞒。”林清妤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问吧,我会将我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你,不过……”

林清妤说道:“你要向我保证你要治好我哥,另外我说的有些内容里必须得保密。”宁涛说道:“保密没问题,但我不会向你保证治好你哥,我保证尽力而为,愿意不愿意,你自己做决定吧。”

TOP